2006泰国军事政变前后的红黄对立

文:陈尚懋(国立政治大学政治学博士,专长泰国政经研究,现任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副教授、台湾东南亚学会秘书长,常受邀上各大媒体相关节目发表对泰国政局情势剖析。 )

泰国红黄对立Part I(2006军事政变之前)

2001年泰国国会选举是1997年新宪法修改选举制度以来的首次大选,选举制度由以往的单记非让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 Vote, SNTV)改为小选区与比例代表制的混合制,希望可以改善以往小党林立的乱象。 而此次的选举结果也确实改变了泰国的政党版图,甚至改变了往后数年的泰国政治。 由电信业大亨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所领导的泰爱泰党(Thai Rak Thai Party)顺利击败由乃川(Chuan Leekpai)所领导的民主党(Democrat Party),成为国会第一大党。

塔克辛的民粹式政策受到北部与东北部的农民群众热烈的欢迎,在经过4年累积的高支持率之下,再度率领泰爱泰党在2005年的国会大选中,以过半数席次的377席,击败其他主要竞争对手,塔克辛本人也顺利连任泰国总理, 其个人的声望也达于最高峰。 虽然塔克辛享有极高的民意支持度,但是在他上台之后,透过「 CEO总理」的口号,权力一把抓,大量安插他自己的亲信进入内阁与其他政府相关部门服务,同时也安排不少他昔日在警界的友人或是亲戚进入警界与军方,帮助塔克辛有效掌控军警的势力。

塔克辛独揽大权的情况引发了其盟友的不满,从2005年下半开始,新闻评论性节目「每周泰国」主持人颂堤(Sondhi Limthongkul)在其节目中批评塔克辛,引发塔克辛的不满,甚至告上法院(后在泰皇的建议下撤销告诉), 而后「每周泰国」节目便被TV9电台停止播出。 塔克辛家族在2006年1月初出售秦集团(Shin Corp.)的股权给予新加坡的国营淡马锡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获利高达733亿泰铢,但是却不用缴交任何的税金,因而引发强大的民怨。 在颂堤等人组成「人民民主联盟」(People’s Democracy Alliance, PAD)的推波助澜之下,连续发动大型的街头示威活动,将反塔克辛的风潮推向最高峰。 最后迫使军方出手,2006年9月19日,泰国出现了从1991年以来,相隔15年的军事政变,将人在纽约联合国开会的塔克辛解除总理职务,行政部门由军方的国家安全委员会(Council for National Security)暂时接管。

泰国红黄对立Part II(2006年军事政变之后)

2006年10月1日泰国军方推派前将领苏拉育(Surayud Chulanont)担任总理,直至一年后举行大选为止。 2007年12月23日的国会大选,仍是由亲塔克辛政党获得胜利,人民力量党(People Power Party)的萨玛(Samak Sundaravej)也于2008年1月正式出任泰国第25任总理, 这也使得以人民民主联盟为首的皇衫军再度走上街头,要求萨玛下台,泰国政治对立态势越来越明显。 最后萨玛是因为在担任总理期间主持美食节目,收取大约七万泰铢左右的费用,于9月9日被法院宣告违宪被迫下台。

萨玛下台之后,国会选出塔克辛的妹婿宋猜(Somchai Wongsawat)担任总理,黄衫军示威抗议持续,甚至于11月发动最后一役,占据泰国廊曼与苏凡纳布两座机场,誓言一定要宋猜下台。 僵局一直持续到12月2日,人民力量党因为在2007年大选中舞弊,被法院宣判违宪,宋猜也被迫下台,以人民民主联盟为主的黄衫军终于结束长达数年的抗争。

在黄衫军撤退之后,泰国国会选出了民主党的党魁艾比希(Abhisit Vejjajiva)出任泰国第27任总理,艾比希年轻形象好,深得中产阶级民众与外商的欢迎,但是却与北部、东北部的中下阶层民众差距甚远,因此其上台之后, 支持塔克辛的红衫军民众也组织「反独裁民主联盟」(United Front of Democracy Against Dictatorship, UDD)加以对抗。 从2009年3月份开始,在塔克辛海外喊话的激励之下,红衫军效法黄衫军走上曼谷街头,并且封锁总理府的作法,要求艾比希下台。 2010年3月,红衫军再度上街头抗议法院没收塔克辛460余亿泰铢的资产,为期两个多月的抗争,最后在2010年5月19日,民主党政府动用军队镇压收场,造成超过90位军民丧生,可说是泰国近代政治史上最惨烈的政治冲突。

2011年大选,为泰党(Puea Thai Party)的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赢得大选,并当选泰国第28任总理,历经两年多的顺利统治,2013年底时因为有意推动赦免法而引发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运动。 民主党籍的前总理素贴(Suthep Thaugsuban)组织「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People’s Democratic Reform Committee, PDRC),希望透过体制内的国会不信任案投票, 以及体制外的百万人上街头抗议,迫使盈拉下台。 2014年5月,宪法法庭裁定盈拉因为2011年的一起人事调动案违法滥权必须下台。 此项判决一出,并未解决曼谷街头的对立情势,反而造成双方冲突对立的升高,最后军方再度于5月22日宣布发动政变,接管政权。

泰式民主下的恶性循环

没料到的是,军方并未从2006年军事政变与2010年镇压红衫军群众事件中学得教训,相隔8年后,于2014年再度发动军事政变。 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的红黄之争,已经持续将近10年的时间,在这10年间,红衫军所支持的政党(泰爱泰党、人民力量党、为泰党)一共赢得2005、2006、2007、2011、 2014年共5次大选(其中2006年与2014年的大选后来被法院宣判无效),但却被宪法法庭宣判违宪解散两次(2007年5月30日泰爱泰党被迫解散,成员转入人民力量党;2008年12月2日人民力量党被迫解散, 成员另成立为泰党),但黄衫军支持的民主党从1992年以来并未赢得任何一场国会选举,却多次逃过宪法法庭违宪的判决;这10年间,一共出现3次司法政变与2次军事政变,将红衫军所支持且皆是透过赢得大选上台的总理拉下台;另一方面, 发动军队镇压红衫军群众的民主党藉总理艾比希,并非透过选票而上台,强调民主政治的政党却不断诉求透过非民主的手段将民选总理拉下台。

泰国于1992年展开民主化以来,2006年的军事政变让所有泰国研究学者重新思考「泰式民主」(Thai-style Democracy, TSD)的精神与内涵,究竟泰国的民主出现什么问题?

撰写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