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在泰国 KJ ART Glass Design手工玻璃瓶创作

在 Terry 眼中,已能预见每只回收玻璃瓶来世的模样。 … 利用回收红酒瓶、麻绳手工制成的酒瓶风铃摇荡出清脆声音,彷佛歌颂重获全新生命。 前世是只酒瓶,今世在风中摇曳。

采访/文字:Angel Chen

20年前赴泰国工作的台湾人 Terry Yen 与 Amy Wu 在当地相识相恋、步入婚姻并携手创业做建材销售,主要客户为各大饭店业,因而结识不少泰国当地设计师。 而踏入玻璃创作领域是因为约10年前 P49 的设计师正好进行 Holiday inn 酒店改造案,对方欲订制大量玻璃烧制的灯罩,夫妻俩接下这笔订单,开启玻璃家饰之路。 Amy 指着充满设计感的手工堆栈灯说:「这是当时接 Novotel Suvarnaphumi 酒店的单,开始开发这种以回收玻璃瓶做的堆栈式灯。 」做出心得,创立 KJ ART Glass Design 品牌至今约6年,堆栈式灯便是该品牌旗下相当受欢迎的 Stekead Glass 系列产品。

早年从事运动鞋打版设计的 Terry 天生对结构、解构敏感,看到一样东西,便会联想到它的结构,思考如何重组、设计创造新的可能性。 创意可以天马行空,但最后落实为产品正是需要像 Terry 所拥有的特质与经验。 隔行毕竟如隔山,问及当初从玻璃门外汉跨入行时遭遇到什么困难? 发现 Terry 是个很正向的人,对他来说只要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以被克服的都不算挫折。

选择以回收玻璃瓶作为素材,除了在当地质量好的玻璃难寻外,也希望对环保能尽一份心。 甚至有许多客户常拿着纪念酒瓶,希望能在 Terry 巧手打造下成为有纪念意义的家饰品。 但不是所有的瓶子都能烧,Terry 把玩着玻璃瓶笑说:「瓶子摸久了摸出学问,能不能烧一摸就知道。 一般香槟瓶子较厚、质量好,红酒瓶就有厚有薄,厚度不够不能烧,但可以切割制成风铃、花瓶。 」在 Terry 眼中,已能预见每只回收玻璃瓶来世的模样。

在泰国,玻璃工艺较发达的热工法是在吹制与拉丝,相对他们从事的这块竞争者少。 但 Amy 有感而发,「泰国政府提供本土设计师的补助及培育不遗余力,外国人在当地做设计比较吃力。 」这过程中也曾多次向泰国当地学校寻求合作契机,欲将学生的设计落实商品化以缔造双赢,但最后合作并没谈成。 深究其原因 Amy 认为,「接触这么多当地设计师,发觉他们对创意有无限的发想,绘图功力也没话说,但是要真正落实商品化,原料取得是需要克服的门坎,且还有很多面向的考虑还不够周全。 」设计到产品落实,确实是一条漫长的路。

玻璃手作包含灯罩、风铃、烛台… 等,目前在自有网站上贩卖,顾客以泰国人居多,Amy 分享,泰国人喜欢的设计大概分两类,一类是 HiSo (泰国当地流行用语,源于 high society。 )的喜好者,崇尚金银色系的豪华风格。 另一类则偏好自然、简单的元素,像是手工酒瓶风铃很受欢迎。 利用回收红酒瓶、麻绳手工制成的酒瓶风铃摇荡出清脆的声音,彷佛歌颂重获全新生命。 前世是只酒瓶,今世在风中摇曳。

Amy 捧着 BOTELLA Glass 的 Art Decor 系列,生动描述制作过程,「瓶子直接进窑炉,遇高温跌倒,自由跌成各种姿态,每件作品都独一无二。 可以做花瓶,也可以当摆饰。 」夫唱妇随,Terry 负责设计,Amy 则协助打点业务。 虽然她总谦虚表示自己不会也不懂玻璃创作,但其实正是有她这名知音的扶持,为 Terry 的每个作品做了最生动的诠释。

撰写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