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剧可说是宗教面具转型成戏剧面具的文化体现,时至今日,箜剧还兼具宗教与戏剧两大特性,惟其型制已大幅脱离宗教神魔的创作类型,箜面具成为戏剧文学的角色扮演,面具创作也越注重搭配服饰之舞台美学效果。

作者:杨俊业博士 台湾驻泰国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资深外交官

箜剧因受古印度及高棉帝国文化影响,融合了原始信仰和佛教文化,因而具有浓厚的宗教意味。箜剧可说是宗教面具转型成戏剧面具的文化体现,时至今日,箜剧还兼具宗教与戏剧两大特性,惟其型制已大幅脱离宗教神魔的创作类型,箜面具成为戏剧文学的角色扮演,面具创作也越注重搭配服饰之舞台美学效果。

源自印度寺庙祭典和舞蹈的箜剧,在暹罗阿瑜陀耶王朝属于宫廷戏剧,当时只有贵族男性才能扮装登台的宫廷娱乐,且国王是唯一观众,其演出剧本“拉玛坚(รามเกียรติ์)”是由泰王拉玛一世(西元1737-1809年)根据印度史诗“罗摩衍那/รามายณะ”撰写,后由拉玛二世改编成为流传至今的经典箜剧本,其中最大特色就是增添一段原文没有的序幕,藉以说明阿瑜陀城(Ayodha,今印度北方邦境内)拉玛王子(毗湿奴/พระศิวะ转世化身)与楞伽岛(今‘斯里兰卡’)拉波那国王(十头二十臂魔王)之间的因果关系。

泰国大城王朝第一位国王拉玛铁波迪一世(สมเด็จพระรามาธิบดีที่ 1)借由“罗摩衍那”来强调天界与王权的结合,不仅以阿瑜陀耶为王朝命名,更以拉玛为封号,被百姓视为拉玛转世,故“拉玛坚”的正邪善恶之战成为天授神权的皇室法统与振兴国族的英雄传说,特别受到王室及人民重视。箜剧的关键角色可追溯至古印度,但与印度不同的是泰国着重于面具及王冠的特征,此点由绘在曼谷大皇宫玉佛寺回廊上的泰国版“罗摩衍那”壁画得知,画中神祇、天使、恶魔与猴王等角色均不具人类脸孔,而改用金、银、漆和人造宝石装饰的面具来呈现祂们的神格化特质,也正如此箜剧演员及剧团在穿戴和收存这些面具时,必须严格遵守敬神仪节与供奉禁忌。

箜剧男主角“拉玛”王子的王冠是模仿真正泰皇冠造型,过去也是使用覆蓋型面具,但演变至今则开放脸部外露,仅以化妆代替面具,且早期妆容比较抽象类似面具,惟近来大量运用浓艳眼影及口红效果,使得面容变得越趋中性。除了男女主角和仙女不用穿戴面具外,其他舞者除眼睛以外的所有部位均用面具遮罩。饰演十首魔王“托煞坎(ทศกัณฐ์)”的舞者头戴绿色獠牙面具,除面具上的九张不同忿容外,连同演员本身的脸共计十首,藉以反映人性忌妒、贪婪与邪恶等多重性格。至于克魔致胜的风神之子-白猴王“哈努曼(หนุมาน)”因战功彪炳,其白色面具由战前的圆顶造型,于战胜后升格与拉玛王子及十首魔王同级具有泰式宝塔型金冠,藉以象征权力与阶级的晋升。

箜剧面具的材料以纸质为主,制做程序经过造模、描绘、雕刻、上色与涂漆等十道工法,其中金漆涂装的技术被视为密技传承。面具细部以泰式图纹及花草描绘点缀,金黄色部分则采用皇宫寺庙装饰用同等级的金箔漆上色,但因金箔用量比例不同致使面具成色呈现差异效果。由于箜面具做工扎实精细,其保存时间通常可逾半世纪,尽管使用频繁只要重新上色,依然可保历久弥新状态,但若因不可抗力因素致面具毁损时,则须依习俗采“放水流”方式弃用处理。

原文节录自杨俊业博士〈探究泰国面具文化:神的脸、鬼的面、祖师爷的容颜

文艺文活动:曼谷河城艺术古董中心近距离观赏箜剧

thai-culture-khon-lak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