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Terry 眼中,已能預見每只回收玻璃瓶來世的模樣。…利用回收紅酒瓶、麻繩手工製成的酒瓶風鈴搖盪出清脆聲音,彷彿歌頌重獲全新生命。前世是只酒瓶,今世在風中搖曳。

採訪/文字:Angel Chen

20年前赴泰國工作的臺灣人 Terry Yen 與 Amy Wu 在當地相識相戀、步入婚姻並攜手創業做建材銷售,主要客戶為各大飯店業,因而結識不少泰國當地設計師。而踏入玻璃創作領域是因為約10年前 P49 的設計師正好進行 Holiday inn 酒店改造案,對方欲訂製大量玻璃燒製的燈罩,夫妻倆接下這筆訂單,開啟玻璃傢飾之路。Amy 指著充滿設計感的手工堆疊燈說:「這是當時接 Novotel Suvarnaphumi 酒店的單,開始開發這種以回收玻璃瓶做的堆疊式燈。」做出心得,創立 KJ ART Glass Design 品牌至今約6年,堆疊式燈便是該品牌旗下相當受歡迎的 Stekead Glass 系列產品。

早年從事運動鞋打版設計的 Terry 天生對結構、解構敏感,看到一樣東西,便會聯想到它的結構,思考如何重組、設計創造新的可能性。創意可以天馬行空,但最後落實為產品正是需要像 Terry 所擁有的特質與經驗。隔行畢竟如隔山,問及當初從玻璃門外漢跨入行時遭遇到什麼困難?發現 Terry 是個很正向的人,對他來說只要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可以被克服的都不算挫折。

選擇以回收玻璃瓶作為素材,除了在當地品質好的玻璃難尋外,也希望對環保能盡一份心。甚至有許多客戶常拿著紀念酒瓶,希望能在 Terry 巧手打造下成為有紀念意義的傢飾品。但不是所有的瓶子都能燒,Terry 把玩著玻璃瓶笑說:「瓶子摸久了摸出學問,能不能燒一摸就知道。一般香檳瓶子較厚、品質好,紅酒瓶就有厚有薄,厚度不夠不能燒,但可以切割製成風鈴、花瓶。」在 Terry 眼中,已能預見每只回收玻璃瓶來世的模樣。

在泰國,玻璃工藝較發達的熱工法是在吹製與拉絲,相對他們從事的這塊競爭者少。但 Amy 有感而發,「泰國政府提供本土設計師的補助及培育不遺餘力,外國人在當地做設計比較吃力。」這過程中也曾多次向泰國當地學校尋求合作契機,欲將學生的設計落實商品化以締造雙贏,但最後合作並沒談成。深究其原因 Amy 認為,「接觸這麼多當地設計師,發覺他們對創意有無限的發想,繪圖功力也沒話說,但是要真正落實商品化,原料取得是需要克服的門檻,且還有很多面向的考慮還不夠周全。」設計到產品落實,確實是一條漫長的路。

玻璃手作包含燈罩、風鈴、燭台…等,目前在自有網站上販售,顧客以泰國人居多,Amy 分享,泰國人喜歡的設計大概分兩類,一類是 HiSo (泰國當地流行用語,源於 high society。)的喜好者,崇尚金銀色系的豪華風格。另一類則偏好自然、簡單的元素,像是手工酒瓶風鈴很受歡迎。利用回收紅酒瓶、麻繩手工製成的酒瓶風鈴搖盪出清脆的聲音,彷彿歌頌重獲全新生命。前世是只酒瓶,今世在風中搖曳。

Amy 捧著 BOTELLA Glass 的 Art Decor 系列,生動描述製作過程,「瓶子直接進窯爐,遇高溫跌倒,自由跌成各種姿態,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可以做花瓶,也可以當擺飾。」夫唱婦隨,Terry 負責設計,Amy 則協助打點業務。雖然她總謙虛表示自己不會也不懂玻璃創作,但其實正是有她這名知音的扶持,為 Terry 的每個作品做了最生動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