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2018 泰國|帕達・雲 Prabda Yoon《括弧裡的或然率》4之4

968

這時,康特伯爵聽到了城堡大門被重重擊破的聲音,還沒咬進女子脖子的尖牙因為受到驚嚇而收了起來,鏡頭切換到城堡底層,左手拿火把、右手拿十字架的少年吸血鬼獵人正爬著階梯,康特伯爵突然現身在階梯頂端,臉上帶著憤怒。

文/帕達・雲 Prabda Yoon
譯/梁震牧

少年沒有遲疑,馬上把火把丟向德古拉,希望火焰可以消滅吸血鬼,但康特伯爵是籐球老手,一踢就將火把送回少年頭上,火焰隨即蔓延到少年的衣服上難以撲滅,但少年仍沒有退縮,雖然頭髮都燒焦了還是一心要消滅惡魔。他舉起十字架,慢慢逼近康特伯爵,但康特伯爵冷靜地站著,戲謔地嘲笑年輕的勇士,一點都不畏懼代表上帝的器具,英俊少年心中的疑惑也逐漸加劇。德古拉於是開始同情這個少年,於是決定好心地揭露他的秘密,他用手勢暗示少年轉頭看看城堡的牆上。

離兩人交戰之處不遠,康特伯爵所指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尊佛像,除了香燭供奉還佈置了蓮花,原來德古拉改宗了!所以就算運一車十字架來也不會有什麼效果。少年的汗滴了下來,面紅耳赤地丟下十字架,雙手合十向德古拉微微一拜,隨即快速地奔下階梯逃離城堡。接著鏡頭轉到康特伯爵的寢室,作為獵物的少女還安詳地在床上沉睡著,德古拉帶著笑意走近,要繼續他在少女雪白的肌膚上未完的工作。鏡頭馬上再次跳接康特伯爵的尖牙特寫,這次尖牙即將碰到柔軟的皮膚時,沉睡的少女突然睜開眼睛,將口香糖扔向吸血鬼,「不吃…..,不給你吸」,點點點的部分就是前面說過的品牌名稱,說完以後少女露出甜美的微笑,德古拉順從地將口香糖送入口中。

最後一幕再次來到城堡的外觀,現在雨停了,天空開始變得明亮,兩隻蝙蝠快樂地從城堡二樓的窗戶飛出,這時旁白下:「現代德古拉都吃……」,點點點依然是品牌名字,說完兩隻蝙蝠也幸福地拍動翅膀飛離螢幕。字幕接著升起:「待續…」,因為這支廣告如果反應不錯就可以接著拍第二集,如果賣得不好,沒差,反正這樣看起來也很帥。

這部短片的配樂一定得是莫札特,不過只能在背景裡小聲地播著,主要的配樂必須是一般恐怖片用的音樂,因為說真的,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和四十一號交響曲跟內容確實不太搭。但無論如何,既然要拿我的童年回憶來賣,我怎麼說都要盡可能地貼近真實。

我沒猜錯,我的創意在會議裡很快通過了,我要是想弄個東西讓別人喜歡,一般來說別人都會喜歡,這算是我的使命之一。只開了兩次會這案子就過了,我可以開始拍攝。

人們都說,我們人類只使用了大腦裡不到幾個百分比的部分,天才們或許會比普通人使用得更多,但我不是天才,我愈是思考,使用率就更低,但會議裡的大頭們好像使用率比我還低,如果不是這樣,大概就不會這麼容易地接受我膚淺的想法,好像我說什麼他們都會笑成一團,我的想法愈白爛,他們笑得愈開心。

我的童年回憶計畫成效不錯,但女主角終究沒跟我搭上線,不過我還是把一個大眼睛的實習生弄到手,我們有段時間一起在夜裡逛遍了城裡大大小小的景點,直到能逛的都逛完了,我們也散了。於是我要重新開始存錢,好迎接新的女人和新的景點,我還不知道她是誰,但現在也沒什麼需要擔心的。

我對這支德古拉口香糖廣告感到很驕傲,於是我另外錄了一片起來,打算送給外婆讓她無聊時解悶。

我開著我流淚流汗打拚賺來的新車去見外婆,帶著德古拉的廣告影片,總得有點東西可以炫耀才能回到那裡。外婆很開心,一大早就開始準備我喜歡吃的東西,但我到了以後沒有浪費時間,馬上跟外婆說,先看看這個吧,不知道外婆你是不是已經在電視上看過了,這個其實是為了你跟外公做的喔。我把錄影帶放進放映機,外婆也聚精會神地盯著螢幕,緊張地等待會出現什麼畫面。但我接著發現,外婆盯著的螢幕不是電視,而是我,好像我是一齣她多年沒再看過的老電影。我假裝沒發現,嘴巴解釋著情節,以及幕後的種種故事,也沒留意我嘴裡的廣告圈術語外婆是不是聽懂了,但外婆也不介意,一直安靜地聽著,不管我說什麼,外婆只是微笑,我笑的時候,外婆也跟著笑出聲,如果我的客戶每個都跟外婆一樣就好了,工作會更順手吧。

外婆掛著微笑觀看我的「德古拉遇見口香糖」,但我在外婆的房子裡跟外婆一起看這支影片時,一股異樣感油然而生。讓我賺進大錢的回憶,來自這幢與吸血鬼德古拉的回憶來由有關的房子,那回憶讓同事跟客戶放心的把案子交給我。但我此刻看著外婆老

舊的電視螢幕,卻無心欣賞。

很有趣啊孩子,這是外婆看完以後的評語。

一點都不有趣啊。

我問外婆,有沒有聽到莫札特的音樂,外婆看起來很驚訝,有莫札特嗎?我點點頭,有的喔,是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跟第四十一號交響曲,外婆常常跟德古拉一起播的啊,貝拉・盧戈西演的那部,外公星期五最喜歡放給我看的那部。真的啊,有莫札特的音樂在裡面?外婆老了啊孩子,聽不太清楚了,耳朵眼睛都不太好了。我想把影帶倒回去讓外婆再看一次,外婆試著再注意聽看看吧?外婆說不用了呀,外婆相信孩子說的,真的有莫札特在裡面,不用再看一次了沒關係喔。

今天,我在外婆家,但外婆已經不在了。

外婆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就像爸媽去哪兒了我不知道,外公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我來外婆的房子收拾東西,外婆不在,這棟房子也沒有留著的必要了,我在房子裡撿選著值得留念的東西。我才知道,外婆也是個收藏家,我的課本、漫畫書、雜誌、玩具以及其他我童年時的東西,外婆都整齊地收在櫥櫃裡,今天一天可能都載不完。

外婆的黑膠唱片有很多箱,每張唱片的狀況都還很好,外公的放映機也跟新的一樣乾淨,外公收藏的影片都用鐵盒子封好,我特別把某個盒子放在手中良久,盒子上有外公用英文寫的「Dracula」。我想起那張白色的床單,想起放映機投射出的光線劃破黑暗,在床單上照出一片亮光。

我隨意地翻閱著中學時的課本和筆記本,很多本上都填滿了我在上課時偷畫的塗鴉,筆記本上有很多頁則是玩「星際大戰」留下的一片髒汙。我很久沒玩星際大戰了,這是流傳在小孩子之間的一種遊戲,畫出星星的圖案當軍隊,然後用筆尖滑出一條線射向另一方的軍隊,被畫到的星星就算陣亡了。

還記得我曾經好幾次很努力地想寫日記,但每次都寫不到一個星期就覺得無聊了,最後總是停筆收場。

小時候,每天都有很多瑣事可以記錄,今天我去上學,被老師打了,回家,看電視,看漫畫,睡覺。

紙上的藍色線條已經開始褪色,這張紙來自我沒寫完的筆記本。

「我永遠不會改變」

是從什麼改變也完全不記得了,

但我想留著它,也許,哪天會想起來吧。)

於是我彎身撿起來。

(全文完)

本小說經由「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授權轉載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2018 Southeast Asian Literature Forum in Taiwan

從臺灣這座島嶼所在的北緯 23.5 度出發,朝赤道的方向探索,翻譯文學作品、邀請六位東南亞作家來台交流。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活動已開放報名,活動免費入場,歡迎踴躍參與!

所有場次皆備有同步口譯。

活動日期

03/02 – 03/03 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B1國際會議廳
03/04 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
03/06 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

論壇議程【請點此】

線上報名【請點此】

更多活動詳情盡在

官方網站:https://sealiterature.com
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EAliteratureinTaiwan/

主辦單位|文化部
承辦單位|紅樓詩社

撰寫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