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2018 泰國|帕達・雲 Prabda Yoon《括弧裡的或然率》4之3

1324

我跟朋友們畢業的機構,剛好出了很多在圈子裡有影響力,眼睛擠得很小的學長姊,所以要找到工作並不難,還沒畢業就有很多人來找你做這個做那個,提早練習怎麼把眼睛擠小,拿到畢業證書的隔天,我就坐在即將展開新生活的工作地點玩耍了。必須承認的是,我工作的地點非常漂亮而且高檔,只是無所事事坐在那裡,都會默默地覺得自己是很重要的人,雖然也沒動手做過什麼。身邊的人各個都打扮得很體面,穿著昂貴的,或是看起來很貴的衣服,每個人的髮型都超級時尚,有的既沒有近視也沒有遠視、斜視,卻戴著厚重的黑框眼鏡,因為想要看起來潮,也算是一種可愛的造型吧,或許在小眼睛的國度就必須戴眼鏡,嗯有道理。

文/帕達・雲 Prabda Yoon
譯/梁震牧

還真的是。默默地在辦公室坐了幾個月後,我的鼻樑也必須承擔起黑框眼鏡的重量,好讓自己更有自信。有人來問的話,我就說唉呀我的眼睛突然開我玩笑啊,完全想不到為什麼它就自己失常了,也不知道是近視、遠視還是斜視,總之看什麼都不太清楚啊,尤其是要看我負責的產品時,視力的狀況都會變得特別差,沒有去看眼科醫生啊,決定自己去買眼鏡來戴,覺得比較像是心理問題吧,戴了之後世界都變得清晰了,工作也更順手了,產品銷售額也提高了,不管遇到誰都會被叫一聲「哥」,我才知道不用當親戚就能被叫「哥」是什麼滋味,胸中因此產生了某種神祕的力量,讓日常生活更有活力。但有時我也必須壓抑這股情緒,不能讓它無恥地顯露出來,我必須虛偽地說,不用叫哥啦,我們年紀差不多啊,但心裡其實想著,要是下次沒叫哥,你這傢伙也不用跟恁爸混了。我常常對比較親近的人這麼說,別太相信我說的話喔,因為我講出來的話跟我心裡想的無法對齊,不管拿哪一牌的尺來對都無法對齊,小眼睛國度裡的子民天性如此,眼睛失常往往會讓腦袋裡控制說話的那條筋也歪掉,別放在心上喔。

在新眼鏡下弄的第一支廣告紅了,讓我開始混得不錯,好處是在圈子裡多了很多追隨者,另一個好處是有爆量的工作邀約湧了進來。我的作品主要強調幽默,愈能讓人發笑,我的事業就發展得愈快。我對自己要賣的東西跟我的創意有沒有相關不太感興趣,幸運的是,產品的業主也一樣不太關心,愈不相關愈好,只要產品的名字能深植大眾的耳朵那目標就達到了。如果過度強調產品的性質,怕免不了要講一些言過其實的謊話,這會下地獄欸,所以頂多只會撒一點螞蟻大的小謊,剛剛好就夠了。螞蟻是種很渺小的生物,再怎麼撒謊也不會有像人類一樣大的成果。我工作的時候都把自己當成螞蟻,但我撒的謊產生效果時,我就是頭猛獅。

外婆一天一天變老,我不太有時間去探望她,不管何時打電話去,外婆的聲音都還是一樣清亮有活力,外婆每天早上都跟年紀相仿的朋友去公園運動,平常在家時也沒閒著,白天總是做志工似地幫朋友帶小孩,每天都用她最愛的古典樂陶冶自己跟孩子們,沒有一天休息。我不太擔心外婆,因為我知道她身心都很強壯,但說實話,有時我只是全心在煩惱自己的事卻忘了她,把外婆當作枯萎的葉子一樣拋下。多討人厭的比喻啊,枯萎的葉子,再曬多少太陽都沒有好處,也沒辦法吸收養分,摘下丟棄才能讓新生的葉子有地方生長。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別把他人忘掉,尤其是外婆,如果外婆走了,我就是這棵樹上最後一片葉子了。

上個星期,我接到一份新的案子,產品是口香糖。我想來想去,尋思這次要用什麼創意比較好,而就像我每次想到點子時一樣,突然就有燈泡在腦中亮起了。值得一提的是,我沒在想工作的時候,腦子裡從來沒出現過什麼燈泡,意思就是說,平常我的腦袋裡就是一團漆黑,什麼都不想地過著每天的生活,無所用心地摸索著方向。每次要尋找明亮的光線都需要一些條件,如果不是為了工作為了錢,就放著讓它黑壓壓的一片,有時總擔心亮光照下去只看見巨大的空洞。我的腦袋從外面看起來很大,像是有著用不完的知識存在裡面,但當裡面被燈泡照亮時,只會看到一座空蕩蕩的倉庫,往地上丟根針都能聽到巨大的回聲,還是放著讓它一片漆黑比較安全。

我想到《德古拉》裡,貝拉・盧戈西的臉。我要找一個下巴鋒利的男生來扮成康特・德古拉,最好是圈子裡已經找不太到電影或戲劇表演工作的老牌男星,這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如果可以透過這支廣告讓他重新竄紅,我也能獲得藝人重生推手的名聲。說起來在小眼睛國度裡,年紀大一點本來就比較會被視為有能力的人,即使他們年輕時可能一無是處。除了康特伯爵,還要找個美麗的年輕女性來演不幸的受害者,理想中的女孩最好是不曾在鏡頭前過度曝光,搞得滿臉都是化妝品摧殘過後的坑坑疤疤,那些人後來都去當歌手了,找那種的來拍不管是酬勞或是要求都很麻煩,找新人就沒這些問題了。如果她夠幸運,說不定能瞬間爆紅,如果她對年紀大一點的男人有興趣,我或許也能撈點好處,有幾個月可以拉著她四處露臉,帶她進入娛樂圈。女主角的部分選定後,還得確定吸血鬼的人選,找本來就有名的人不錯,客戶也會滿意吧,但我覺得誰都好,畢竟我對拉著男模到處跑沒什麼興趣,所以這個問題就交給我團隊裡的同志們去決定了。

我拍的片子會跟原作一樣是黑白色調,開頭要配上經典恐怖電影裡常用的懷舊字體,我會打上一句巨大的「德古拉遇見……」,點點點的部分就是口香糖品牌的名字,第一幕將是康特伯爵那座雄踞山頂的石砌城堡,大雨滂沱中,天空陣陣閃電教人寒毛直豎,接著鏡頭切換到城堡內部,德古拉正緊靠著床上即將受害的女子,特寫鏡頭帶到鋒利的尖牙正緩緩移動到女子淨白無瑕的脖子上。

繼續閱讀

【括弧裡的或然率 4之4】

本小說經由「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授權轉載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2018 Southeast Asian Literature Forum in Taiwan

從臺灣這座島嶼所在的北緯 23.5 度出發,朝赤道的方向探索,翻譯文學作品、邀請六位東南亞作家來台交流。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活動已開放報名,活動免費入場,歡迎踴躍參與!

所有場次皆備有同步口譯。

活動日期

03/02 – 03/03 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B1國際會議廳
03/04 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
03/06 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

論壇議程【請點此】

線上報名【請點此】

更多活動詳情盡在

官方網站:https://sealiterature.com
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EAliteratureinTaiwan/

主辦單位|文化部
承辦單位|紅樓詩社

撰寫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