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撰文:Soar    攝影:Narupon Hinshiranan

2014年成立的泰國華文數位媒體《VISION THAI 看見泰國》,創辦人是一對7年級夫妻,來自臺灣在泰國深根的新創,不靠創投也沒拿家裡半毛錢,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泰國一路穩紮穩打,從默默無名到許多泰國企業指定合作的華文媒體夥伴,Ter與Angel首度公開分享在異鄉打拼、開拓市場的心路歷程。

約10年前,資工背景的Ter退伍後進了科技業,初生之犢不畏虎,一報到就被總公司派到泰國執行專案,表現亮眼的他升遷泰國公司主管,與泰國結下不解之緣。當時在臺灣數位媒體任職的Angel,決定和Ter步入婚姻後,便一起在當地生活,兩人發現除了泰國旅遊以外,文化、商業等深度的華文內容相當匱乏,因而攜手打造全方位的泰國華文媒體平台《VISION THAI 看見泰國》,內容涵蓋旅遊、美食、文化、商務、教育、生活,傳遞渠道從線上網站到線下紙本雜誌與社群,目標受眾鎖定華語人士,包含中港台、馬來西亞的觀光客、商務人士、泰國華僑等對泰國有興趣的華人。

Angel表示,「我們花了很多心力在做第一手的泰國華文內容,像是透過深度專訪,把發言權交還給當事人。」她舉例說道,「大家都會說泰國購物商場的行銷做得很成功,為什麼成功呢?團隊採訪當地百貨零售業龍頭之一的Siam Piwat集團執行長Chadatip Chutrakul,請她現身說法。再來,泰國文創蓬勃,暢萃文創園區(ChangChui Creative Space)的創立備受推崇,我們就直接專訪創辦人Somchai Songwattana,請他分享理念。」

此外,也藉由線下活動搭建雙邊橋梁,像是今年10月為紀念泰王蒲美蓬·阿杜德(His Majesty King Bhumibol Adulyadej),《VISION THAI 看見泰國》和泰國影視龍頭GDH合作,在6星級電影院Embassy diplomat screen by AIS舉辦《國王的祝福(A Gift)公益電影放映會》。以及承接臺灣南向交流團,動員近80位泰國業者出席交流會,露出十多家泰國媒體,看見泰國的同時,也努力讓泰國看見。

看見泰國也重新看見彼此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創業初期資金自籌,再來就是靠每個階段的獲利進行下一階段的投資,沒找創投也跟家裡拿半毛錢,Ter表示,「資金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好的獲利模式創造收入,很多新創不是因為沒有資金而掛掉,創投給了你一筆錢,反倒不知道要怎麼運用,資金燒完陣亡。」問及是否已Break even?Ter苦笑道,「如果只看營收已經開始賺錢,但如果把我們的時間成本攤進去算,我覺得還沒。」

問及創業遇到的困難,Angel說:「新創公司的困難我們都經歷過,又是在海外,再加上是夫妻創業,真的是難上加難,每天都被擊垮又很爭氣地復活,每一次復活內心都更強大。」

兩人笑說,曾一度約好下班後不再聊公事卻反而面對面無語,甚至婚後至今也還沒出國度蜜月,每天工作到晚上10點才吃飯,幾乎沒有生活品質,儘管夫妻創業的壞處說不完,但Angel仍感性地表示,「和我老公共事學到很多,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而且眼光看得很遠,從來不怕困難,一遇到問題就想辦法解決,因為一起工作,觀察到很多他很了不起的地方,也越來越崇拜他。當然,氣到跳腳的時候也不少。」透過《VISION THAI 看見泰國》,這對夫妻不但重新看見了自己,也重新看見彼此。

Ter則有感而發地表示,「夫妻創業的好處是可以全心信賴,志同道合的夥伴真的很難找,畢竟創業是一條很艱苦的路,尤其一開始那種未知感,如果信念不夠、吃不了苦或心態不正確,很容易放棄或走偏。」

創業過程中,最常被質疑的不外是發行免費的紙本雜誌,既燒錢又是黃昏產業,Angel認為,「這正好點出一個前進海外市場的盲點,你的理所當然不一定放諸四海皆準。一開始我們也認為紙本雜誌已近黃昏,但當時正好處在泰國市場對紙媒保持著雞肋心態,對網媒又缺乏信心的時期,我們藉著發行紙本雜誌作為市場的敲門磚,先進入市場、創造收入。」

順應市場不代表目光短淺,儘管發行紙本月刊,但兩人仍看好數位趨勢,所以要怎麼教育客戶也很重要,對此,Angel說:「有點新有不會太新的產品、模式最容易被接受,除了發行紙本與電子雜誌,我們在紙本雜誌文章加上QR Code,掃描後在線上可以連結更多資訊,這對泰國客戶來說,既是他們熟悉的紙本廣告又能同步體驗數位行銷。」

媒體正在翻轉,紙媒尚未被淘汰,但卻必須藉由其他渠道的力量創造無縫串連的擴散環境。每個產品都有它的定位、使命,雜誌作為開拓當地市場的敲門磚,也凝聚了許多忠實的華文讀者,同時更是銜接線上的載具。Angel認為,「雜誌是《VISION THAI 看見泰國》一個很成功的產品,但如果當時不再堅持數位,現在也沒戲唱了。其實,只是策略問題。」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紙本月刊自2014年1月發行至今共34期,3年來,紙本雜誌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任務,功成身退後,回過頭來專注在數位以及線下活動。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的公司文化是Difficult but not impossible,Ter說:「不要還沒試、還沒想辦法就說做不到,每個人都要努力把Impossible變成I’m possible。」

「跨」世代價值 把Impossible變成I’m possible

聊起文化衝擊,Angel認為並不是件壞事,經常在美容院洗頭的她笑說:「就算洗了很多次,但冷水澆下去那刻還是不習慣,這正好是個儀式,提醒自己,現在是在別人的土地上。」她接著說:「我尊重當地文化,所以學泰文也願意去了解文化脈絡、思考邏輯,但反過來,員工也要意識到自己是在外商公司,也必須尊重、適應公司文化。畢竟每個文化都有優勢劣勢,臺灣的優勢在於效率,做得又快又好,邏輯強,而泰國也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兩邊截長補短,跨文化激發出來的是更強大的力量。」

海外創業,跨文化管理的確是一門艱難課題,Angel進一步說道,「其實坦白說,在管理上,我並不會去想他是臺灣人,他是泰國人,就是把合理的制度、標準訂出來,大家都要遵守。我只想著要把事情做好,如果因為文化差異有抵觸,就溝通。反之,員工做錯,我絕對立刻指正,就算曾經有人告訴我泰國人很愛面子,但哪一國人不愛面子呢?錯了,就要講,這是我的責任。同樣的,如果我錯了,我也願意道歉、改正。」

這幾年來,Angel一直在尋找《VISION THAI 看見泰國》的價值。她說:「我一直不知道我們的成就意味著什麼,直到Ter告訴我:『我們其實代表一種價值』,才突然恍然大悟。」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代表了「跨」世代的價值,Angel說:「這是一個什麼都要『跨』的時代,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跨』世代,必須要具備『跨』的本領。」她進一步說明:「我們不只要跨平台,還要跨產業、跨領域、跨境、跨文化、跨出舒適圈,看到困難怎麼辦?就想辦法『跨』過去。」我們走到今天,正是靠著不斷「跨越」。

Ter說:「我們代表的是一種價值,我們成功了,代表大家也可以,跨出去真的沒那麼難。」Ter舉例,古人揹個行囊就離鄉背井去打拼,那時資訊、交通都不發達,出趟遠門真的是生離死別,但仍然沒在怕,走出去做生意、找機會。

正如同《VISION THAI 看見泰國》樹立的公司文化Difficult but not impossible,Ter說:「不要還沒試、還沒想辦法就說做不到,每個人都要努力把Impossible變成I’m possible。」Angel也分享了用來激勵夥伴的跨越、超越、卓越,她說:「每一次的『跨越』,你會發現你『超越』了自己,哪怕只有一點點,而每一次的超越,都會讓你更接近『卓越』。」

看見泰國 也被泰國看見

此外,《VISION THAI 看見泰國》也肩負雙邊文化推廣,Angel表示,「獲利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責任與使命感,也許你會覺得很矯情,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怎麼會有這麼高尚的想法,但這是真的。」Angel舉例,華人用「人妖」去稱呼泰國第三性,是一個負面且帶有鄙視的字眼,希望藉著正確資訊的傳遞,喚起雙邊的尊重。

《VISION THAI 看見泰國》的努力累積了一定的聲量,也在泰國當地市場打出了名號,Ter認為,「只要認真做,一定會被看見。在看見泰國的過程中,泰國也會看見我們。」

紙本雜誌雜誌3年後功成身退,回過頭來專注做好數位內容。下一步的挑戰,這群「跨」世代份子已準備好大步跨過去!